久赢国际-

斯泽夫

全国政协常委、哈电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斯泽夫认为,我国经济有“脱实向虚”的倾向。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脱实向虚表现为资金不断流入虚拟经济,引起影子银行体系膨胀、资产价格繁荣;中国进入后工业化时期,投资回报减缓,对制造业投资锐减;在微观经济层面上,脱实向虚主要指企业金融化,即非金融企业增加金融资产投资而减少生产性投资的现象。
制造业吸引人才难,大量“工科男”毕业的时候就转行的金融、网络、投资等行业。
制造业艰难。制造业艰难是经济脱实向虚的根本原因。中国素有世界工厂美誉,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拥有全品种工业体系的国家。然而,这几年来,资金脱实向虚,实体经济不振,制造业更是倒闭屡见不鲜。
斯泽夫认为,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制造业是国家生产能力和国民经济的基础和支柱,体现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制造能力,永远成不了经济强国;制造业是高技术产业化的载体和实现现代化的重要基石。20世纪兴起的核技术、空间技术、信息技术、生物学技术等高新技术无一不是通过制造业的发展而产生并转化为规模生产力的。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企业与社会的组织结构和经营管理模式乃至人们思维方式都是通过制造业来实现的。制造业是实现现代化的基石;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不可能实现生产力的跨越发展,现代化和国家的富强、经济的繁荣就无从谈起;制造业是吸纳劳动就业和扩大出口的关键产业。制造业创造着巨大的就业机会,能够接纳不同层次的从业人员,制造业同时也是扩大出口的关键产业。一个国家的国际贸易总量及其构成集中体现了它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地位和国际竞争力。制造业产品出口占我国出口总额的90%左右,是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制造业是国家安全的重要保障。严酷的现实告诉我们,现代战争已进入“高技术战争”的时代,武器装备的较量在相当意义上就是制造技术和高技术水平的较量。没有精良的装备,没有强大的装备制造业,一个国家既没有军事和政治上的安全,经济、文化上的安全也将受到巨大的威胁。
由此可见,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的整体能力和水平将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和全球经济中的竞争与合作能力,决定着一个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进程。制造业关系着整个国家的兴亡。在中国,没有强大的制造业,现代化将难以实现。
制造业在艰难中行进。制造业投资大、投资回收期长。金融企业有钱、有大楼、有人才就行,而制造业有钱之后要去盖厂房,买设备,研发产品,生产周期又长,资金周转慢,投资回收期自然就长。所以缺少金融资产的吸引力;制造业企业往往要在一个圈子里建立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供应商系统、渠道商系统、行业人脉系统,方方面面牵涉的人很多,自然运行成本高,所以金融资产“脱实向虚”;制造业产能过剩现象已经非常明显,这可能也是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主要原因。由于制造业的投资回报率下降,而资本又是逐利的,于是不断就流向金融与地产领域,导致这些领域的泡沫泛起。
制造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根基,经济过度虚拟化不利于财富的创造和积累,而且虚拟经济膨胀带来的金融风险可能会引发严重的经济危机。
对此斯泽夫建议:经济“脱实向虚”可能是后工业化时期的特点之一,欧美国家大多数都经历过这个时期,但是带来了许多问题,所以十年前美国政府又想方设法“再工业化”,想促使制造业回归。中国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不要走欧美发达国家的老路。既然要从发展阶段上来防止这个问题,中央政府就应该从税收等政策上研究解决这个带有倾向性的问题。
一是应该高度关注制造业脱实向虚的问题,建议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要专门研究后工业化时期制造业发展问题,为制造业发展创造好的外部环境。二是对制造业采取积极的税收政策,鼓励制造业发展。首先,降低企业所得税,鼓励制造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四条规定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一般企业适用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建议将制造业企业所得税税率下降到22%,装备制造业企业所得税税率下降的20%。其次,制造业企业享受与交通运输业等行业相同的增值税税率。当前我国增值税税率分类:一般纳税人销售货物、劳务、有形动产租赁服务或者进口货物的税率为13%;一般纳税人销售交通运输、邮政、基础电信、建筑、不动产销售或租赁、转让土地使用权等税率为9%;一般税人销售电信服务、金融服务、现代服务、生活服务、无形资产等税率为6%。从现在的增值税的税率看,制造业企业的增值税远高于金融服务等行业。三是将装备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下调的9%,与交通运输业相同。
斯泽夫最后说,延长装备制造业“未弥补亏损所得税抵扣年限”。当前,受新冠病毒的影响,产业链难以保证,许多企业出现亏损。建议将《所得税法》中规定的弥补年限由五年延长到八年;建议国家结合东北地区实际情况,针对区域内的装备制造业企业给予增值税加计抵减的优惠政策,例如进项税额加计抵减10%。 
(原标题:全国政协常委斯泽夫:对制造业应该实行差异化税收政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